第一百三十八章

推荐阅读: 君临星空进化之路万域之王剑道通神贴身战龙儒道至圣奶爸的科技武道馆穿越一夜后我怀孕了紫荆令监督代理人

138 第一百三十八章

顾青瓷有些焦躁, 看着那些人出去了,自己只能在家里等消息, 她开始也想跟着去, 可是余显怎么都不同意。

余显怎么敢, 李成则还没救出来, 自己再让他夫人去涉险,怎么都不行。

这事他一点不松口,再三劝说, 只让顾青瓷留在屋子里等消息, 说自己绝对会拼尽全力去救。

顾青瓷不欲让人为难, 便只好应下了。

人没去, 可心里却是安不下来。

一直到很晚了都不肯去睡, 屋子里点着油灯、蜡烛灯, 亮堂堂的一片。

顾青瓷来来回回的走, 眉始终拧着, 时而扒在门口, 朝外张看, 很久没听见动静, 就忍不住让玉钏去外头走走。

玉钏劝不了主子只能自己多跑几趟。

每次来回话,顾青瓷脸色就失望一次。

但想想,那边夜探敌营,定然不可能是一时半会儿的事。

直等深更半夜, 也没个消息过来。

后半夜,顾青瓷就趴在桌子上眯了一会儿。

不等是天蒙蒙亮才又惊醒了。

一醒来就迷茫喊“相公”

回过神才知道自己犯糊涂了, 揉了揉眼睛,才张嘴叫玉钏,玉钏过来后,就开始问:“回来了吗,他们都回来了吗?”

她迫不及待想知道李成则的情况,想知道相公是不是被救回来了。

玉钏连忙哄她:“奶奶,天还早着呢,天才蒙蒙亮,远处还能看见挂着的星子,露水都没散去,奶奶先去床上休息一会儿吧,余大人他们回来了我再叫您。”

@无限好文,尽在五块五毛

顾青瓷哪里肯去休息,只摇头,然后叫玉珠伺候自己换一身衣裳,又打水过来洗漱。

收拾干净,准备自己出城看一看。

她自己也带来了十几个下人,总不能坐着干等。

玉钏劝也劝不住。

只能跺跺脚咬牙准备跟着了。

她可不能让主子出一点儿事。

可不是就这么巧,才准备停当,领着人又叫备了马车准备出门,就在大门口,远远的,余显他们一队人就骑着马儿过来了。

自然,顾青瓷不急着走了。

什么都顾不上,随着一群人一起进到了前厅里。

非常急地拉着余显问:“余大人,找到我相公就吗?相公回来了吗?”

余显心中叹了一口气,他也不好受,但还是沉声开口道:“……没有,并未找到李兄,只、找到一块玉珏。”

“什么……玉珏?”顾青瓷眼皮重重跳了一下。

心一慌,手指下意识抓紧了。

接着,余显从怀里探出一块系着青色绳子的玉珏。

顾青瓷立刻抬眼去看,随后又一下子拿了过来。

放在手心,先捏了捏。

余显其实知道这东西是李成则的。

对方常挂在身上,他见过。

只是他们找过去的时候,一间明显的囚室只剩下各种器具在,一个人都没有。

余显就是再那房间的一个角落找到的这块玉珏。

所有人心中都有了一种不太好的猜测。

偏偏顾青瓷默不吭声很久都不说话。

她眼睛一眨不眨,盯着那块系着丝绦的玉珏看。

看了很长时间,就突然说道:“十里铺子。”

余显一愣,完全没明白她什么意思,问:“什么?”

顾青瓷把玉珏捏在手心,眼神却是一片亮光:“这是相公留下的,他给我传的信息呢,看,这上面缠起来的四根丝绦就是四个字,十里铺子。”

余显心里一动,连忙凑过去看。

但是发现自己完全看不懂,不就是弄了一点花样的丝绦,怎么就成四个字了?

他自然不会懂也不晓得这是以前李成则和顾青瓷常玩的一个游戏,用丝绦结成字。

这里有一套自成的方法,也只有李成则和顾青瓷知道,外人当然就看不明白。

@无限好文,尽在五块五毛

顾青瓷稍稍给余显解释了两句,她现在心里十分激动紧张。

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口里直念叨着:“……十里铺子,什么意思,这是哪儿,相公在那儿吗。”

她自己弄不明白,于是赶紧问余显。

余显还没说话,他身后的一个士兵连忙说:“十里铺子其实是一家酒庄,在城外,距离内城大约十公里,听说那里酿的酒十分好喝……”

不说顾青瓷,连余显脸色都变了。

昨天晚上的行动并不容易,没有救出李成则不说,还让其余几个兄弟都受伤了。

等找到那块玉珏后,余显心情更是沉重,几乎觉得李成则已经出事了。

哪能想到峰回路转,玉珏到了顾青瓷手里,竟然还能看出一条信息出来。

知道了十里铺子,几人也不必休息了,直接吩咐人准备些吃的,填饱了肚子,备齐车马就准备出发。

顾青瓷丝毫没有犹豫也要跟着一起去。

这次余显没有拒绝。

又不是深入敌人复地,并不多危险,再说他们这么多人,难道还保护不了一个女儿家。

于是一伙人出发了。

十来里地的距离,除了城门快马加鞭没一会儿就到了。

这里果然是一家酒庄,一长排,外头有马棚,位置不小。

还没到,远远就看见一杆杆子上数着一块布,上面写着十里铺子四个大字,在空气中飘来飘去。

等走进了,来到大门前,也能看见题写字的匾额。

人还没进去就能听见里面喧闹的说话声。

大概是客人。

余显招招手,一伙人下了马车,然后往酒庄里头走。

没一会儿小二就迎了上来,将人往里头引。

他们还没弄明白情况,自己什么都没声响,在店伙计的指引下,找了个空桌子就坐下了。

才坐下没多久,酒庄外面有来了一伙人。看面相凶神恶煞,十分不善。

顾青瓷眼里哪有这些,心里只想着自己相公。

想着李成则给她留下这个信息是什么意思。

她现在已经过来了十里铺子,可是相公人在哪儿呢?

@无限好文,尽在五块五毛

她心有所思,自然焦躁不安。

于是也没坐着,而是走了出去,在院子里四处看。

这院子里摆放着许多大大小小的坛子,都是用黄纸用麻绳把口子封得紧紧的,可这整个地方也是真真切切溢满了一股酒香。

这地方很大,前一排后一排,都是屋子,顾青瓷小心翼翼走,走到了一偏僻处,前面有一排房子,但是房门是关着的。

顾青瓷穿的是男装,所以她也没顾忌,飞快走过去想看一看。

整这时,侧边却飞快出来一个人影。

将顾青瓷一把搂了过去,身体紧紧贴着她的后背,顾青瓷正要大叫,嘴巴却被一只大手捂住了,然后耳边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

“别出声,官官,是我……”

顾青瓷的眼睛陡然睁开,一瞬不眨地望着眼前人。

从出京城里到来到这里都没哭过一声的人突然眼泪扑簌簌蜿蜒而下。

“相公!”

她一把抱住了李成则的腰。

“好了,乖啊,别哭。”

李成则捧着她,用自己的袖子给她擦眼泪。

然后带着顾青瓷进了一间屋子。

顾青瓷哭了一会儿之后终于平静下来,然后开始上上下下检查李成则,“相公有没有受伤?”

李成则低声笑了笑,又哄了紧张的姑娘几句。

顾青瓷吸了吸鼻子,说:“相公不是被人抓去了吗,怎么在这儿?我担心死你了。”

李成则道:“这事说来话长,我是使了个计逃了出来,之后再给你解释。官官既然能找到这里肯定起来看到我留下的那块玉珏了?”

顾青瓷点点头。

李成则又问:“余显他们也来了?”

“嗯,都来了。”顾青瓷一边说一边又趴在人怀里去了,不肯起来。

她实在是怕得很了,这么长时间以来的心绪不宁精神紧张,到现在才完全放松,不过依旧心有余悸。

生怕相公再出什么意外,突然消失不见。

李成则心疼了,就也顺势抱着顾青瓷。

一边说:“这便好,若不来几个人,我一个人还真不好办。”

顾青瓷从他怀里抬起脸,没大听明白,于是歪了歪头。

李成则嗤笑一声,说道:“这里可不是个简单地方,进来了就不好出去……”所以他才需要几个帮手。

说罢,他又凑近顾青瓷的耳朵旁,说了一段话,“听着官官,我们得先把这事给解决了,你这样做……”

顾青瓷竖着耳朵听的很仔细,每句话就记住了。

李成则就捏捏她的手,“好,去吧。”

顾青瓷也没任性,咬着牙,推开门就出去了。

又回到了前面吃酒的地方。

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然后再桌子底下拉了拉余显的衣服,然后,往他手心里塞了一张小纸条。

余显手下接了,面上不动声色还是那副表情,抽了个空打开看完。

很快几人的酒菜上上来了。

余显就一脸笑容地招呼大家吃饭喝酒。

xs63.com

--x--s--6--3=====w

本文网址:http://www.yttke.com/xuanhuan/lijiaoshoudehunhoushenghuo/68608865.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yttke.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