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3 章

推荐阅读: 陆少床咚轻点撩!邪影本纪铁骨极品分身让子弹飞翔王牌进化斗医山窝里的科技强国新军阀1909星际屠夫

生孩子有多疼?

疼得眼前都重影了。

可即便这样, 谢玉璋也没想过要去死。

因为人,最基本的欲望,就是想要活啊。

谢玉璋还记得在那痛到模糊的视线中,她看到了夏嬷嬷的脸。夏嬷嬷带着包重锦闯了产房。

包重锦的脸上生得坑坑洼洼, 十分不好看。他的手上, 有许多炮制药材时割出的小伤口, 虽然隔着一层衣料, 也能感觉到手心的粗糙。

他将她的肚子按得疼得要死。

可谢玉璋那时候知道,他是为了让她活。

她强撑着神智,按照他说的吸气、用力,以不可思议地毅力撑了下来,奇迹般的活了。

她比谁都更理解, 想活,是什么感觉。

女人们的痛叫声一声声抽打在谢玉璋的心头。

再往前一步, 迈上台阶走出去,把一切交给李固,她便能走一条相对容易的路。

可是谢玉璋, 你重生一回, 是要变成这样的人吗?

是吗?

是吗?

谢玉璋的鞋尖, 停在了台阶前,她转过身来,看向那些宫室。

窗子上, 映出跑来跑去忙碌的仆妇的影子。

有人往外端血水, 直接泼在院子里的地上。暗红色的液体无声地流动,铺满地面。

“不行。”她说。

“可以的。”李固说。

谢玉璋抬眼看他。这个男人为了爱她, 要变成魔鬼。

心脏很疼。

“她们是人,想活。”谢玉璋说。

李固道:“是人, 就迟早都会死。”

谢玉璋说:“她们是你孩子的母亲。”

李固道:“许她们陪葬皇陵,厚赐父母家人。”

“那也活不过来了。”谢玉璋抬眼,“就像你娘。”

李固咬牙。

谢玉璋道:“你的刀,从来都是对着战阵上的敌人,女人都被你护在身后。”

李固道:“别说了。”

谢玉璋道:“我得说。我不能看着你因为爱我,变成了你爹,变成了屠户。”

“你恨你娘的懦弱,可你爹和屠户可曾给她活路?”

“胡月娥、肖梅娘、牛敏儿是和你娘一样懦弱的人吗?你根本不知道,你根本连她们的名字都不知道,便绝了她们的活路。”

“你看看这院子周围,都是你的兵,都握着刀。你现在在我眼里,便是屠户的样子,便是你爹的样子。”谢玉璋流下眼泪,“这怪我。是我太贪,又想做你的妻子,又想要皇后的地位权力,是我妄想两全,逼得你没了自己的模样。”

她道:“李固,真正懦弱的人是我。”

“我一直都不敢告诉你,我根本不想让你选秀,我讨厌你的妃嫔们,我也讨厌这屋里的三个女人。我恨她们与你做过夫妻之事,我嫉妒她们为你生孩子。”

“作为皇后,我会把你的孩子都好好养大,好好教导。但我永远都不会爱你的孩子,因为他们都是别的女人为你生的。不论是妻是妾,这世上并没有一个女人,会真心爱自己的郎君和别人生出来的孩子。”

“你纵是杀了这三个人,把她们的孩子给我,对我来说也只是我维持地位、巩固权力的棋子。李固,你愿意你的孩子,成为我的棋子吗?”

李固又一次道:“别说了,别说了。”

谢玉璋拭去了泪痕,道:“我必须说呀。因我是你的妻子,也是你的皇后。我的丈夫做错了,我得拉住他;我的陛下做错了,我得劝谏他。”

“李固。”她伸手捉住了他的手,“你曾把宫中的女子都视作家人,你也为着孩子不肯赐死他们做错事的母亲。这看着是很糊涂,不是聪明的皇帝会做的事。可是,我喜欢那样的人。”

“因为,是个人啊。”

“你为什么想让我做你的妻子,为什么许我大不敬地直唤你的名字,因为你想在我面前继续做个人啊。”

“李固,我不能嫁给屠户,我想嫁的是你,我不能看着你因我而变成那样的人。”

李固痛苦地问:“那你怎么办?”

谢玉璋道:“你最好活得比我久,你若先走,我恐怕会辛苦。”

“只我一生都殚精竭虑,活得一直都辛苦。现在,再不想这样。”

“不管以后,只现在,我心有你,也知道你心有我,为了我,你几要没了自己。虽时光不能因你和我两个凡人而停驻,但我愿意放下一切,只活在此刻。

“因我此生得遇你,已经什么都不怕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哪怕将来洪水滔天,”谢玉璋的眼睛映着丈夫的模样,“我可以笑一句:不曾惧过。”

……

……

胡月娥醒过

xs63.com

--x--s--6--3=====w

本文网址:http://www.yttke.com/qita/cuanweijiangjundebaiyueguangzh/93596922.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yttke.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