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城 六

推荐阅读: 战斗吧祖先大人神也玩转网游生化地狱飞扬的球场英雄无敌之君主降临修真者玩转网游网游之龙腾剑啸异世之魔兽术士孤傲的王者里番拯救者

天寒和小家伙最后确定,他们是再次的进入了迷阵,这令天寒很恼火。恼火之余,他又很佩服,无他。能让他两次都无声无息,在不知觉的情况之下,中了局。这就这份本事,就足以让他佩服得五体投地。特别是这次,明明,他就提起了十二分精神,小心又小心,可仍进入迷境之中。

不得不佩服呀,天寒连怎么进入迷境都不知道,好像就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简单。仿佛从来就没有过什么迷境,没有什么阵法,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天寒有些沮丧,能让人无声无息,没有一点感觉就陷入其中的迷境,不管是阵法还是幻境,都是上乘之作。这样的迷境最难破解,身在其中,要找出切入点,而进行破解,只有一个字,难。他想起了在森林时要寻找的将沙漠遮起来的那个阵法,在阵外,他们就寻找了好几天,一点头绪都没有,现在的情况与当时可等的相像。

他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到现在,他都不明白,这是阵法还是迷阵,要知道像这样的幻境,不只是知得阵法才行。就算他对阵法很有了解,也不能说通晓天下所有的阵法。阵式这东西太过玄呼了,稍有一些差别,都能差之千里。

修为强的人,摆设的迷境,实力也大。从这一点上,天寒能很清楚的明白,也从这一点上。他知道,布下这个迷境地人修为比他高。如若不然,那就是这个迷境借助了某个强大或是有着特殊的法宝。只是法宝地话,还好说,找到阵点,以他介子里的那么多法宝,想破解还不成问题的。只是这个希望在天寒的心里排到了最后一位,那修修为高的高人在布来迷境时。只会凭法宝呢。

正在天寒恼怒又无奈之际,耳边传来了小家伙的声音,“天寒哥哥,要不要偶将这个地方给斩掉?”这声音在天寒此时有如天簌之声。

“宝宝,你说你能把这个迷境给破掉?”说实话,天寒到现在也没有弄清楚,这到底是幻象还是阵式。

“那当然,你不看看宝宝是如何的聪明,这一点点小事怎么能难倒偶呢。”小家伙大言不惭。“偶刚才用法术探了一下。其实,这是一个很简单地幻境。不过,要是没有破解之法,这个简单就会变得很真实。很深奥。这关切到许多的法术与计算,还有就是法术的综合修为。哎,那么深奥的事情,跟你说。你也不懂。”

小家伙的话只气得天寒七窍生烟,如果不是要靠它破解这幻境的话,他早就捉住它的尾巴,将它甩到一边去了。这个时候,竟然说自己不懂,跟自己说了也白说。这是轻蔑,这是打击。这是无礼。

好在小家伙没有给他插嘴的机会,直接就说出来。“其实破解真的好简单,偶用气感拿刀子一刮,就能把这个幻境给破了。切,就这么差劲地东西,只能骗骗那些没文化没知识的人,宝宝大爷一出手,它就完蛋了。”

天寒脸红了,涨红的。尽管他知道,这是小家伙在炫耀自己时,也在说明这个幻境实在一般,不值得拿出手来对付他们两个。可它说得轻易时,却忘了,这里只有它和天寒,它懂得,天寒却不懂得。无形中,它嘴里的那个没文化没知识地人,就是指天寒了。

小家伙握着它的小刀,现出身影,嘴里轻轻的不知念叨着什么,反正天寒没中的懂。但它手中地小刀却发出淡淡的光芒,如秋水般流转在刀身上,亮而不刺眼,淡淡而柔和。突地,小家伙睁开双眼,飞到一树前面,小爪向前一指,喝道,“叱,看偶绝招。”

小刀向前一挥,如秋虹掠过。如按眼前所看的话,那棵树必定会给刀芒一斩两断。要天寒所看到的却不是如此,如划开了布帘,一声,“噗”,划开了另一个空间。天寒顿觉眼前景色一变,不再是之前的美丽花园。他和小家伙站在一个园子中,虽还是花园,却不是原来那个。

就在天寒以为,这个幻境给破解之时,“咦,好像还没破。偶再来,再来一刀。”很显然,幻境并没有破除,只是换了一个景色。

正当小家伙再次要挥起小刀之时,一道淡淡却又不会拒人千里,听在耳朵里很舒服的声音传来,“且慢,刀下留情,刀下留情。”

“谁,是谁,给大爷滚出来。”小家伙给打断了它的动作,有些不爽,大声嚷道。还是年少不知愁滋味,经验不足。能在这个时候出声地人,必定是高人。天寒当然不会学小家伙那样的无礼。“那位高人,有请。”

在有声音时,天寒已将“裂天坠日弓”收了起来,将“惊神短剑”取出。在这个环境之下,“裂天坠日弓”所起的作用,相比于“惊神短剑”要差一些。并且,“惊神短剑”的威力更强。对付这些高人,自然就要用更强的兵器来对付。他就不信,这些人能挡得了灵器的攻击,还能挡得住仙器的攻击。

除此之外,他左手也握着两张“爆裂符”和一枚“强金裂焰弹”,把这全部丢出去,所发出的威力相比于他全力一次射出的星力箭还要的大。这可是天寒对于近身强力法宝,远有“裂天坠日弓”的星力箭,近有有几种法符。稍为可惜的是,这些法符的数量并不多,不能像一般的玉符那样的大规模制作。

“小友不要紧张,不要紧张。刚才只是一个玩笑,一个玩笑而已。还请这位小友手下留情,火气不在升得太快,将我这好不容易摆下的阵给破了。我现在就将这阵给解开,很快。很快。”似乎,这声音并不是对天寒说。而是对着小家伙。

不只天寒听明白了,小家伙也听明白了。

“那你出来,让偶看看你是谁,要不然,偶可不会刀下留情。要知道,偶的刀,很历害地。偶敢打赌,只要偶这一刀劈下去,你的这个阵

定就会破掉。只怕不是全毁,也损坏七八成。那个是能重新摆出来,也要花费很多地吧。”

几时,小家伙语言也变得那么的犀利,貌似成熟了许多。也能说出这些话来。一般来说,这些话是天寒说的才对。

“这就出来,这就出来。哈哈,小友还是有些急呀。”好听的声音发出笑声。声音中,没有恶意。这一点,天寒能从中听出来,除非。:大,如果那样,只能怪自己命不好了。

在说话间,周围的环境再次发生了变化,令天寒感到郁闷地是,这个变化。竟然变回了原来的花园。所不同的是,没有了数条长长的径道,所在,只是花园的其中一个小径。四处望去,看到的尽头,也不远。在百丈开外,就能看到花园的围墙。

在一个亭子里,坐着一个人,一个中年人,在他的身后,站着两个童子。亭子里有着一石桌,上面摆上了点心和酒,水果等。带着笑意的看着一人一猫,不用多说,这训是刚才说话地那个人。但却不是天寒想要寻找的那个殿主,不知会不会是殿主所说的主人。

“你就是这里的主人?”天寒带着小家伙走向前。

“嗯,没错,我就是这里地主人。小友,请坐。”中年人回答了天寒的话,可是他却对天寒有些冷淡,不过,对小家伙倒是很热情,最后那句话,却是对小家伙说的。似乎,天寒他很不待见,欠了他多少钱。

天寒可不是一个软骨头,更不会对一个只一见面就给自己好脸色看的家伙陪以笑脸。他自言有时很固执,很不大度,很小气。信仰你敬我一丈,我还你一尺。你欺我一尺,我还你一丈地人。此中年人给也脸色看,本来还有些笑脸的天寒顿时沉下脸来,本来还和善的眼神有如针芒般的盯着对方。手中捏着的玉符与“强金裂焰弹”不由动了动,他在想着,要不要给这个家伙一点颜色看看,竟然敢小看老子。

他还没有做反应,小家伙就已开口说话了,“哼,大叔,为何对偶天寒哥哥那么不客气,对天寒哥哥不客气,就是对偶不客气。对偶不客气,那就大件事了,也就不要怪偶了。”小家伙很精明,不用看天寒的脸色,在那个中年人说话的表情时,它已不爽了。还没有那个人敢给天寒不好脸色看,它还要笑眯眯呢。

它说地话,也着实是小家伙的心里话。它可比谁都着紧天寒,自然不能忍受谁对天寒态度。

那中年人没有想到只不过是一句话,心中的想法表现出来,小家伙会那么大的反应。不由一愣,发现,不只是那个会飞的小猫正气鼓鼓的看着自己,小刀正握在爪子上,随时要发出攻击。就连那个少年人,也沉着脸,眼神有如刀芒。左手下垂,掌心中似乎有东西,右手握着一把短剑。剑似乎很锋利,隐隐有法力流动。那种迸而不发的力量,只有细细的观察与细心的感觉应才能发现得了。

从这个少年人的神态中可以看出,要是一有不慎,很有可能将会发起强烈的攻击。隐隐的,天寒玄极真气运转后,星力流向“惊神短剑”,短剑外表没有什么变化,也没有像小家伙的那把小刀,当法力流向刀身时,会有淡淡白光散发。

星力进入到短剑,隐而不发,更显威力,一般的修行者决难看出。“惊神短剑”之所以被称之仙器,那就是因为它与众不同,要是随随便便就能让人看出它的深浅,也就枉了它的名声。也只在天寒将星力传到剑身,中年人仔细观察,才发现,这剑的威力。

如果天寒拿的是清虚宝剑的话,只怕这个中年人,连看都看不明白。要知道,清虚宝剑是清虚子所用之剑。是上古时期某个前辈高人所留下的宝剑,比起他打造的惊神短剑要威力大得多。其实,有些事,天寒一直都有些不明白。清虚子飞升了,为什么要留下这么多的宝贝给后人。

从留宝来看,两把宝剑,一个玉瓶和一个宝葫芦,这都是仙家之物。他成仙了,这东西本就应带在身边的呀。难道说,这仙家宝物流落在人世,在飞升时,带不回去了。它们的命运只能在凡间使用?真如此的话,只怕这些仙器也愿。话说,宁为鸡头,莫为牛尾。在仙境中,大把的宝贝,它们可能排不上什么名,在凡间,那就是大大有名,物尽其用已不足说明它们的价值。

当中年人发现气氛有所不对时,也马上想到是自己的态度,让眼前的一人一猫心中不满。这种不满稍有不慎,将会兵戎相见。之前,天寒收敛得很好,中年人并没有发现天寒的真正实力。进入了第六层的玄极真气,与第五层有一个很大的分别,那就是让天寒反朴归真。

天寒现在这么一不满,星力虽隐而不发,可气势比起刚才来,相差的可是天与地。只要中年人再有轻视的态度出现,以天寒的性格,绝对会让小家伙把那个劳么子迷境给毁了,然后与对方大打出手。他深深的明白,在外面,要是给人看不起,那将是一件比较麻烦又严重的事情。

特别是在别人的家里,那就更要争取到与对方平等的地位。对方轻视自己,却对小家伙有礼貌似,不同的待客态度,谁知道是不是对方故意。以让他和小家伙心生不满,以求在内部打击。这样的手段,也不是不可能使出来。

天寒和小家伙就这样盯着那个中年人,只要那中年人态度再如之前一样,企图破坏他们两个的感情的话。不管这人是好是坏,都将受到天寒和小家伙可怕的打击。对于他们来说,反是破坏他们两感情的人,都将是敌人,要消灭的敌人。

xs63.com

--x--s--6--3=====w

本文网址:http://www.yttke.com/qita/chunqiurenshengzhizhonghe/169383.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yttke.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