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米哒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秋人生之重合 > 第八十九章 谁惹的祸 上

第八十九章 谁惹的祸 上

推荐阅读: 战斗吧祖先大人神也玩转网游生化地狱飞扬的球场英雄无敌之君主降临修真者玩转网游网游之龙腾剑啸异世之魔兽术士孤傲的王者里番拯救者

“各位施主,是这样的,前面的通道因为本寺有些事暂时封了,所以请施主们走另一条道,万望谅解。小僧是特意守在这里告诉来游玩的施主的,施主,请。”年轻的和尚伸手做了一个请的礼,引向另一条通道。这一个和尚叫心明,心怀不轨,他认出了阿紫,不知是怎么,他知道阿紫的身上有一件连阿紫自己都不知道有什么用的宝贝。以前阿紫都很少出家门,有时上线了几天都不会出她的那一个大门,要想在她家门口伏击好像要不得。一个和尚老是在那里转悠当然是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心明还不想让别人也知道阿紫身上有那一件宝物。因为这一件宝贝对他来说并不是很急切,但如果来到自己的地盘,那就方便多了。在天寒他们刚进到崇圣寺的时候,他就认出阿紫了,于是就把这一件事告诉了他的师兄一伙,得到他师兄的大力支持,他师兄小团伙中的师兄弟有一个人是练有视察术,等级还不低,在经过偷偷的视察天寒他们好,发现里面只有一个五十多级的高手,一个四十多级,而还有一个男的才二十多级。

虽然不知道他们还会有什么样的法宝或是绝招,但凭着自己一伙二十多人五十级的高手,还有三四个和肥鸭一样等级的人,甚比他等级高的人都有,想要吃下他们是完全可行,重要的还有就是有心算无意,只要把他们引到设有机关的地方,还不是手到擒来。小女孩子,只要是吓唬几下,肯定是会把那宝贝拿出来的。至于那几个男的,杀了,或是敲诈一番就另作打算了。

这心明一伙是在刚游戏开始时,相互认识的流氓,利用在崇圣寺表面的正派门面做了许多的坏事。可因为掩饰得好,并没有人能发现他们,这一伙人数不少,在崇圣寺里跟他们一起通气的竟有一百多人。崇圣寺因为是游戏里的门派,并不是自己组建的,是属于招收弟子,系统在一开始并不会去证明某人的道德如何,只要是投到这一个门派,负责的人收下就可以了,权利完全在门派的掌权人手里,系统不会去干涉。其实崇圣寺里面是山头林立,都分为好几个组合,相互的争权夺利,但大家都心照不宣,都努力的维持着崇圣寺这一个门派的外在名声,然后再利用崇圣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心向善的一帮也想改变这种状况,可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无可奈何。

心明一伙职务最高者已达到了般若堂首座。算是权利中心的人物了,也因为是在般若堂,能学到的武学还很多,所以首座的能力达到了六十一级。因为要掩饰,江湖上并不知道这一个崇圣寺是一个藏龙卧虎之地。

不知是心有所感还是觉得有一些什么,天寒突然不想去三塔看看,即然这一条路不通了,那就不去了。有一些东西只有在远处看,才会觉得雄伟,而就在其中时,却不会觉得有什么感觉。就好像,庐山一样,“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现在三塔的感觉就是给天寒这种感觉,也许留在心中的才是更好的。

“不用了,有劳小师父。我们不去看了,要回去,以后有空再来吧,谢谢小师父。”心明脸一楞,没有想到天寒竟是如此说,那如果这样子的话,那计划不是不能用了吗?心明连忙伸手一拦,再施了一个礼说,“各位施主,即来之,则安之。来侧是有缘,冥冥中能得以在此相遇,即是缘份,何不结个善缘。”

小猪不明白老大为什么突然又会不去了,刚刚是说得好好的,奇怪。不过他倒是想登上三塔去看看苍山和洱海,“也是,老大,这位小师父说得对呀。上去看看吧!反正都来到这里了,以后都不知几时才回到来,并且都一定会是有这样的心情。”心明听到这胖子说话,不由大喜,眼里也精光一闪,暗想计划就可以成功了,那等一下就小放他一马。

“这位施主言之有理,上去看看这举世闻名的三塔,在上面可以让你可以看得到你想看到的景色。让你也不虚此行。人说,来大理不到崇圣寺是白来,到了崇圣寺不登三塔有若虚行。”心明连忙的接过小猪的话说。天寒本来想想小猪说得也对,刚才只是心中有种不安的感觉,也没有根据就说不去了,说出来会给笑了。才来的人,应没有人看到他身怀珍宝,总不会是先设下埋伏来暗算自己吧。

正想答应,可是心明的那冒出的精光给他捕捉到,当下疑云大起。这一个心明和尚一心要我们去三塔干什么,还要往这一条通道去。刚刚有看到,原来通往三塔的那一条路并没有什么不让去的字样或是有人守着,而这人和尚还是突然的跳出来的,并且还很是急切的想让自己这一行人要一游三塔。好像没有那一个寺院的僧人会是这样的,就是有,也是知客僧的份内事,可这一个和尚怎么看都不像是知客僧。嗯,很奇怪,一定有阴谋。只是天寒怎么都想不到才第一次来崇圣寺,怎么可能会让人盯上呢,在深潭的出手,也是在峰顶,夜晚不可能有人看到自己的面容,也就更没有人知道就自己这几人得了那么多好处。

当下很有礼貌的回了一个礼,“不在打扰,小师父,今天就到这吧。我们有事,如果一游三塔可能要好长的时间。下回吧,即是有缘,留待下回再来时再一了心愿也是一样。”有些不明所以的小猪奇怪极了,老大今天怎么了。刚想开口,肥鸭拉了他一下,打了一个眼色。小猪明白,肥鸭的意思是说,有什么事等一下再说,老大这样做肯定是有理由的。

心明脸色微变,想不明白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刚才师兄看过,这里面就这个人的等级是最低的,可听刚才那胖子说,叫了他一声老大,仿佛他才是这一行人的头,看样子颇为之精明,要想一个办法来留住他才行。

天寒不等心明说话,说道,“小师父,你勿需多说,我们是真的有事。三塔的事以后再说,再次谢谢你的邀请,下次再结善缘。”脸色再变,看着天寒的眼睛竟闪过一丝恨竟,但又一瞬而逝。“妈的,就你小子多事,要不是现在是大庭广众之下,我先灭了你。”

“可是,来了又怎么不到崇圣寺的最著名的景点一观呢,那跟没来没有什么分别了。不如就由小僧带各位去游览一番,如何?”

因为心所想,也因为有些看不起这几个少年人,心明的形于色,纵然是很快的一瞬间,还有他的执意让他们去三塔的意思都让肥鸭和小猪看到了。小猪不禁暗暗佩服,“嗯,果然有有古怪,老大就是历害,这样子都发现有对。只是他是怎么发现的了,怪事了,我咋的一点都没有发觉呢。”

天寒很是古怪的看着心明,不停的在他身上扫来扫去,弄得他以为自己身上有什么异样,也低头的打量自己一番,都没有发现有什么。心虚的心明,想,难不是被发现了吧,正想再说话。

“走,我们走,这不好玩。”就在心明寻思间,天寒语气有些转冷的出声说走。什么话都没有说,都跟着天寒转身就走,阿紫一声都没有出,没有出来见过世面,也不知世间险恶的她当然是不会有什么发现,但觉得气氛好奇怪了。但凭一切有哥哥作主,她才不用烦心的想一些什么呢。说实话,这崇圣寺他她是第一次来,原来毁去的崇圣寺在二零零五年重造完成,但她从来就没有去过。阿紫觉得历史是一种文化的沉淀,用翻新重造当年的崇圣寺,那怕是一模一样,也没有了岁月那种苍桑的存在而减少了吸引力。如果在一两百年后再去看可能会体会得到那一种感觉,但那时自己早已是化为尘埃了。只有在这一个游戏里才再重现了当年崇圣寺经历了岁月洗礼的风貌。

在答话间,抱着眼睛不停滴溜溜转小家伙的阿紫站在天寒的旁边,肥鸭在她左侧,而小猪是站在后面。无意间是把她保护在中间。在天寒说走时,心明楞住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在他们走了二步时,一个激灵,才想起不妙。走了,那要几时才找得到这样好的机会呀。

连忙追上去,才念了一句“阿弥佗佛”天寒就说话了,“我说你这一个和尚是怎么回事呀。我都说不去了,你还老是纠缠个不停干什么,你有什么企图,想打什么坏心眼呀。”天寒如此一说,心明脸上挂不住了。“施主,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呢。贫僧只是好心的向各位推荐和带各位去一游本寺的著名景点,怎么叫有企图和有坏心呢?”

“我们不是说过不去了吗?但你就是在这里纠缠着,怎能让人不怀疑吗?如果你没有企图,那你现在就走开,我们不想在此游玩了。”很是不给面子的言语,声音有一些大,在观看的游客也有一些围了过来。心明看到这情景是不可能再按计划进行下去的了。只好是双掌合什,弯了弯腰低头,然后一言不发的后退几步转身走开去。但一直在注视他的天寒有看到他低头之时,有看到他凶光一闪,心中一凌。

没有再说话,只是在出门之时,在门口的那一个结缘箱里叫肥鸭塞了一张三百两的银票进去,然后在其他游客看到庞大的猪猪的惊呀眼光中走出了崇圣寺。天寒知道,这崇圣寺不简单。就刚才的那一个和尚所言,肯定是有所图,并且,在出来的时候,眼睛是看着阿紫的。不会是想打阿紫的主意吧,那他们肯定是要后悔了。天寒心里嘿嘿的冷笑一声,就小家伙发火就够他们喝一壶了。

出了崇圣寺,几人慢慢的向山边走去,本来是想用遁术走的。但想知道到底是什么让这一些出家人在保持心净间会有闪凶光的想法,到底是想做什么,难道这崇圣寺全都是污垢之人,佛门已没有了净地?在出来的时候,天寒就悄悄的跟肥鸭几个说出了自己的疑问,得出的结论就是。如果那里的和尚是真正的对自己一行人有企图的话,肯定是会跟出来的。并且还会在游玩没人的地方出来,那这样,还不如是成全他们。

果然,在悠然自得的对周围的景色指指点点,并慢慢的向一座山走去时。就发现了有人在跟踪,因为路上还有人,跟踪的人并没有行动。在进入到高大树木林立的林间,没有什么路人或是玩家到这一些地方打怪时候,十来个和尚终于是不在顾及的出现了他们的身影。在一个稍微有一些平坦的地林间,由心明和他师兄带头的十几个和尚手拿兵器堵在了天寒他们的面前。

刚刚开始还不相信和尚会真做这些事的阿紫终于是知道了,对于流氓来说,有什么不可能会出现呢。佛门败类是无论哪一个朝代哪一个寺庙都会有的,并不是每个人进了寺当了和尚就是真心向佛的人,更多的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更或是借和尚这一个名字做伤天害理的事,就比如眼前的十几个人。

必竟是见识过大场面的阿紫没有过分的惊慌,只是有些紧张的抱紧了小家伙,都差点让它喘不过气来。

“阿紫姐姐,你抱得太紧了,偶都喘不过气来了。”阿紫闻言,有一些不好意思的对小家伙笑,帮它理理有些乱的毛发,那模样再也没有了刚才的那紧张的神情。这模样落在心明师兄心见的眼里,心里感到有一些惊呀,“难道是这一个小女孩一点都不害怕吗?是对自己身边的人有信心还是没有见过世面。看样子有点像没有见过世面,心明有说过,这小女孩是大理本地人,才玩游戏没有多久,平时都没有去过那里,应是无知者不惧吧!”心见为自己想到那么好的理由而笑了笑。

xs63.com

--x--s--6--3=====w

本文网址:http://www.yttke.com/qita/chunqiurenshengzhizhonghe/168725.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yttke.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